科协邮局  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| English | 设为首页
   
学会学术 科学普及 智库发展 组织人才 对外交流 创业创新 党的建设
首页  > 地方科协 >  新闻内容
 

【解局】山东着急了

 
分享: 2019-02-16
     

原题目:【解局】山东着急了

节后上班的第一天,不少各地区都召开干部发动集会,部署新一年的事情重点。通例操作之外,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的一番话,相当有看点。

会上,刘家义给山东的各级向导干部立下了不少规则——

要求今年全省各级集会数目淘汰1/3以上;副省级以上向导干部每年在下层调研不少于2个月;斗胆使用“李云龙式”干部;遇到急需解决重大问题,县委书记可直报省委,建设县委书记、县长与厅长直接相同机制……

一句话,“继承作为、狠抓落实”。

一年前,有一篇题为《山东终于意识到自己落伍了》的文章撒播甚广。那是去年的发动大会,刘家义历数近年来山东生长之落伍,提出山东需要“新旧动能转换”。

一年前发动“新旧动能转换”,一年后发动“继承”、“落实”,革新推动似乎没那么顺遂。此番省内“立规则”,显然对之前干部作风和新旧动能转化事情的推进并不满足。

问题固然不止山东,着急的固然也不止政界。山东这一北方经济大省,其向导层对问题的病灶诊断、药方处置,在今天的中国,实在具有相当样本意义。

刘家义

系统

山东应该是焦虑的。

作为一个北方大省,山东的经济生长曾一度领先天下。这几年,山东新旧动能转换落伍导致经济生长动力不足,即便反面南方诸省相比,周边各地区如河南的生长,就曾让刘家义在去年发出“洞中方一日,世上已千年”的叹息。

去年大会上,刘家义提到,经济总量上,山东与广东的差距由2008年的5860亿扩大到2017年的1.72万亿;与江苏的差距由50亿扩大到1.32万亿。2018年,山东跟这两个省的差距,则扩大到了2万多亿、1.6万多亿——

差距,一直在拉大。

经济强省山东为何生长动力不足?在岛叔看来,这和当地较为奇特的治理系统不无关系。相较于南方诸省,山东在生长民营资源、吸收外资方面并无优势,其经济高速生长有更为显着的政府主导特征

岛叔曾在河南扶沟县和山东寿光县所在的潍坊地域调研过,两个地方的干部都曾讲起大棚蔬菜的故事。河南干部叹息,上世纪八九十年月,河南干部总是比山东干部落伍半拍。按现在的话说,就是“继承作为、狠抓落实”的作风不扎实。

两地干部作风差异的直接效果就是,扶沟县更早推广的大棚蔬菜,反倒被寿光赶了先,后者成了天下着名的“蔬菜之乡”。

作风差异有多大呢?直到2008年,岛叔去河南扶沟调研,当地推宽大棚仍举步维艰,州里政府强制村干部“带头”种大棚,村干部想尽措施讨价还价不愿干;相反,类似的通过工业结构调整“逼民致富”,在山东却实验得较为顺遂。

缘故原由无它,就是当地政府有为,“敢为人先”。究竟,“政府有为”,不仅是山东,而且是中国经济生长的秘密之一。

可是,在市场经济生长的条件下,政府作为实在是有限度的。

革新开放初期,政府取代农民做经济决议,通过行政干预的措施“逼民致富”,是行得通的;但今天的新兴工业,如互联网经济,恰恰市场化水平极高,行政干预效果不仅极为有限,甚至还会起负面效果。

换言之,若是说纺织、能源、农业等旧动能还可以依赖已往行政干预的争先“结构”而生长的话,新动能只能根据新的市场纪律服务

因此,现阶段下,经济生长的最焦点处不仅在于干部是否继承作为,更在于治理系统是否顺应经济社会生长的需要。平心而论,岛叔在天下各地调研,山东下层干部的能力在天下也压倒一切,但为何山东和身前的江苏、广东差距仍在不停拉大?

入手

问题出在哪儿?

坊间都传言,山东的官本位文化比力浓重,应该为现在的生长后劲不足埋单。

一样平常来讲,中国的权要系统内部存在多重委托署理关系,山东权要系统的主要特征则是,多数干部只对自己的直接上级卖力,对更上级的决议并不体贴。这是极为典型的科层制逻辑。

革新初期到上世纪90年月,我国行政体制革新的主线是政府职能和权限从中央到地方不停“放权”。由此,导致地方自主性极大增强,干部只对直接上级卖力,实在是有原理的。

客观而言,这一治理逻辑,给山东省的地方经济生长释放了极大动能有为的地方政府,再加上有能力的下层干部,又切合国家治理系统的要求,简直是绝配。

然而,进入21世纪以后,尤其是最近十余年来,通过垂直治理革新,简朴的“放权式”革新放缓,中央和省级政府在许多治理领域都增强了宏观调控力度。换言之,许多治理行为,甚至包罗经济生长,都很难再仅仅通过激活地方自主性来获得解决

尤其是新旧动能转换这样的大问题,显然不能仅靠地方政府解决,必须通过中央和省一级的宏观调控来实现。在此意义上,干部只对自己的直接上级卖力已经不够,更要有“大局意识”,认清大局,自动创新,才气有所作为。

因此,从抓干部作风入手促进地方经济生长,很有点山东特色。刘家义的话说得很明确了——2013年总书记在山东调研就提出了“腾笼换鸟、凤凰涅槃”,2019年了山东若是新旧动能转换得还不乐成,怎么说得已往?

重点

“焦虑”之下再看山东的新规则更有意思。可以说,这些新规不仅是一场作风建设,更是对山东政界恒久以来形成的固有习气之革新。

一是打破“只对上卖力”的权要习气。在国家治理现代化历程中,治理行为的规范化、制度化水平都在不停增强,“规则”在政府行为中越来越起决议性作用。某种意义上,干部“只对上卖力”是不够的,甚至是错误的。干部不仅需要对上级卖力,还需要对规则卖力,对老黎民卖力,对大局卖力。

作为国家新旧动能转换试验区,在山东推进新旧动能转换事情就是大局。在此意义上,哪怕是最下层的地方主官,只要能促进新旧动能转换事情,都可以直通省委。

二是打破“恪守陋习”的权要病在山东调研时,岛叔不止一次听到,“只要听向导的就行了,不要自己思索”。这倒是很是切合科层制的关于“权要”的职业要求,却纷歧定适合实践。

岛叔在研究历程中有一个亲身体会: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,天下各地的许多下层政府都在轰轰烈烈地宣传自己的下层治理创新,唯独山东比力少。经由频频实地调研,岛叔发现,实在山东许多地方的做法很是有借鉴意义,宣传却很少。

为什么不宣传?和下层干部交流后才知道,这些“创新”,都是被问题倒逼出来的,故而肯定真实有用。但当地干部以为,既然是问题倒逼出来的,也就意味着当地是有问题的,至少曾经有问题——那么,一旦宣传,是好是坏?况且上级没有要求宣传,既然自主宣传有风险,爽性不宣传好了。

这么一看就明确了,山东的干部不是没有创新能力,但恪守陋习的权要病,约束了他们自动创新的动力。

干部

干部是国家治理的要害。毛主席说过,门路确定了,要害就在干部。因此,抓干部作风,并不仅仅是一时之举,而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必由之路。

一个值得注重的数据是,2018年,山东换了4名市委书记。

作为南方人、作为曾经在部委事情的新向导,刘家义对山东干部的要求是急切的、也是更高的。去年讲话中,他提到邻人河南的生长对山东的“刺痛”效应;今年的讲话中,他也枚举了相当多的例子,让山东干部自己对比。

好比政府部门的事情效率:“最近宁波引进上海交大建立人工智能研究院,从对联系谈到挂牌只用了12天。有关部门可以考察一下,看人家是什么样的流程?

谈干部要“善谋”:“海南有个蜈支洲岛,面积不到2平方公里,短短两三年就打造成5A级景区,年门票收入凌驾3亿元。我省沿海无人岛屿有500多个,是不是可以在掩护性开发上做一些探索?

在他的讲话里,海南、宁波、北京、深圳,多地都是样本,天下都有值得学习的工具。省里的部门要在天下确立“对标”单元,各市县也得有“对标”都会。光有目的不够,还得有详细方案。

不仅云云,山东今年还要选派数以百计的干部,到部委、央企、蓬勃地域挂职,交流任职,还要把中青年党政人才送出国(境),接受培训。这一点,显然是受到东南沿海地域做法的启发。

光对比,“刺痛”可能也不够。对于干部,一个主要课题是怎样激励。至少这番话里的“激励”意味是浓的:奖,要把奖金发到详细人手里;处罚,“板子要打在详细人身上”。州里职员的收入要高于县直机关同职级职员水平,下层干部“加班没法就餐”也得解决。

对招商、招人才等事情,山东的最新要求是直接对地方政府一二把手的:专项审核工具是16市书记和市长,前三名重奖,后三名约谈,一连落伍要有说法;审核前三名的市,公务员优异等次比例增添1个百分点,后三名降1个百分点——这些,在公务员的队伍中,都是实打实的审核。

最狠的一句话则是:“不换头脑就换人,不卖力就问责,不继承就挪位,不作为就革职。

有为才有位。若是被舆论诟病“官本位头脑”浓重的山东,也能形成能上庸下、赏罚明白、系统内良性循环、同时有治理科学性的系统,这场内部革新无疑会对其他地域形成树模效应。

山东是儒学起源地,《礼记·中庸》中有句话:“闻过而终礼,知耻尔后勇”。若是山东真能痛定思痛,奋勇前行,这场焦虑就意味着新的最先。

文/吕德文

(武汉大学社会学系研究员)

编辑/令郎无忌、百里云鹤

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