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English | 中国科学院
首 页 概 况 机构设置 研究队伍 研究中心 国际交流 院地合作 研究生培养 创新文化 相关研究所
 

 
新闻动态
现在位置:首页>新闻动态>综合新闻
鲁炜的忏悔书,周永康的合影照
发表日期: 2019-01-17
打印本页 字号: 关闭

原题目:鲁炜的忏悔书,周永康的合影照

鲁炜等多名官员忏悔书手稿公然展出

鲁炜的忏悔书,周永康的合影照

中国新闻周刊 2018-11-21 12:16

一年前的小雪前夜,鲁炜落马。

那时,十九大终结不到一个月。拿下鲁炜这个首虎,意义不言而喻。

又到小雪时节。这个被官方斥责“以权术色、毫无廉耻”的省部级高官,再一次被当做典型,泛起在国家博物馆举行的“伟大的厘革——庆祝革新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”中。

忏悔书

准确地说,是鲁炜的忏悔书手稿,泛起在国博大展第四展区第九单元的“反腐之角”。手稿,也是首次披露。

“我在政治上、经济上、事情上、生涯上,都犯下了严重的不行饶恕的错误,严重损失了一名共产党员基本的党性原则和操守底线……”

他用自己的笔,狠狠戳着自己的心:“我严重违反六大纪律,‘七个有之’条条都犯,自己犯错之多、之深、之恶劣,给党的事业带来庞大危险,给党的形象抹了黑,辜负了组织30年的教育造就。”

“我感应了痛,深及肺腑;我充满了愧,无地自容;我无限地悔,肝肠寸断。我老实地向组织认错,悔错,改错。”鲁炜在忏悔书中写道。

鲁炜曾任新华社副社长,北京市委宣传部长、北京市副市长,国家网信办主任,中宣部副部长等职。他被双开的转达,被外界解读为用词最狠、最严肃:

——经查,鲁炜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则,阳奉阴违、诱骗中央,目无规则、肆意妄为,妄议中央,滋扰中央巡视,野心膨胀,公器私用,不择手段为小我私家造势,品行恶劣、匿名诬告他人,拉帮结派、搞“小圈子”;

——严重违反中央八项划定精神和群众纪律,频仍收支私人会所,大搞特权,作风粗暴、专横跋扈;

——违反组织纪律,组织谈话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;违反清廉纪律,以权术私,收钱敛财;

——违反事情纪律,对中央关于网信事情的战略部署搞选择性执行;

——以权术色、毫无廉耻。

在这份忏悔书中,鲁炜也亲口印证了小我私家生涯作风问题,称妻子因此受到很大危险。

“(妻子)完婚后跟我吃了许多苦,有孩子后她又差不多是独自负担起养育的责任。我的生涯作风问题使她受到了很大危险,我们经常为此打骂,她对我完全绝望,曾经悲愤地对我说:‘我管不了你,但早晚共产党会管你。’现在,正是一语成谶!”

他还说,“我的儿子,刚刚渡过30岁生日。在他人生的路上,我没有做好人生的模范,也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……”

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的忏悔书手稿,同样发人深省。

他坦诚自己主政甘肃时代,“因自身底气不足,不敢动真碰硬,对概略案查处的力度和效果很不理想,在私底下发怨言、说怪话,还不时吐露出希望各人平平安安等消极情绪……”

他在忏悔书中写道,自己客观上对甘肃政治生态泛起的种种问题,起了容隐、纵容和助长的作用。

“我没有就祁连山生态掩护问题做过深入调研,也没有认真组织政府及相关部门认真贯彻落实,导致许多历史遗留问题没有获得很好解决,现实事情中又泛起许多问题。”

对于甘肃祁连山自然掩护区生态破损问题,王三运称因自己的不作为,导致祁连山自然掩护区生态情况被连续严重破损。

合影照

国博大展,严酷讲是革新开放40年的成就展。在成就展上,专门辟出一角展示反糜烂结果,本就差别寻常。

以时间轴划分,共泛起两组三角形“合影照”,堪称反腐“全家福”。

其中,陈希同、成克杰、陈良宇受审的照片被放在一起。这是革新开放以来,十八大以前的重大贪腐案件的主角。

周永康、薄熙来、郭伯雄、徐才厚、孙政才、令企图等6人的照片也被放在一起展出,从文字说明看,这不是简朴的照片拼集,更不是为了审美需要,6人皆是“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相互交织”。

“党的十八大以来,党中央坚决惩治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相互交织形成的问题,严肃查处周永康、薄熙来、郭伯雄、徐才厚、孙政才、令企图严重违纪违法案件,消除重大政治隐患,有力地维护了党的团结统一和先进性贞洁性。”

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原副主席白向群,以及财政部原党组副书记、副部长张少春接受审查观察的内部图片,同时展出。

正如展览所示,十八届党中央批准立案审查的省军级以上党员干部及其他中管干部440人,其中包罗十八届中央委员、候补委员43人,中央纪委委员9人。

在盖有“中共中央纪委”红印章的A4纸上,还可以看到江西省原副省长李贻煌和原中国保监会党委书记、主席项俊波的处分决议,以及他们本人的签字和红指模。

李贻煌在受处分人意见中写道,自己犯下了严重的错误和罪行、性子恶劣,影响极坏,完全是罪有应得、罪有应得。

项俊波则写道:“作为一名中央委员、正部级干部,自己恒久以来放松了头脑革新,遗忘了入党初衷,理想信心缺失,高贵追求摇动,崇尚款项,贪恋财物,使用职权大搞权钱生意业务,蜕化变质成一个糜烂分子”。

第一案

在国博大展的反腐之角,有不少展品记载着纪检监察机关的第一次。好比国家监察委建立后的“留置第一案”。

“凭据《中华人们共和国监察法》的有关划定,本委决议对贵州省委原常委、省政府原副省长王晓光涉嫌职务违法犯罪一案立案观察。”

这是编号为“国监留字[2018]110001号”的《国家监察委员会留置决议书》上的内容。

与之一起的,另有编号“国监文[2018]110001号”的《中华人们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员会立案决议书》,以及2份《留置通知书》,一份发给中共贵州省委,一份发给留置工具的眷属。

4份文件,均盖有中华人们共和国国家监察委员会公章,配合陈列在云云高规格的展览中,意义着实纷歧般。

今年4月1日晚11点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对外公布王晓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观察的新闻。虽然字数不多,但转达说话却透露出重大转变:

新闻泉源从“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”变为“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”;“涉嫌严重违纪”变为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”;“接受组织观察”变为“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观察”。

从相关文书发出的时间不难看出,王晓光简直是4月1日当天被查,而且眷属还签了字,官方当天晚上公布的新闻。

王晓光所犯何事,从双开转达可见一斑。中纪委直斥其“妄想享乐、生涯奢靡,痴迷兰花、玩物丧志”,称其“身为党的高级向导干部,彻底背离了党的理想信心宗旨,德不配位,寡廉鲜耻”。

问题在以前,当典型在眼前。这次国博大展的“反腐之角”,用意深刻。至少两方面:

其一是警示钟作用。手莫伸,伸手必被捉。

其二是破除荣幸心理,反腐没有休止符。

对于不收敛不收手的糜烂分子来说,隆冬之后照旧隆冬。

值班编辑:张茹

责任编辑:

   评 论
版权所有:中国科学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
地址:中国.北京市朝阳区北辰西路1号院5号 邮编:100101
© 琼ICP备159072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