拍戏没时间有身,老公跟她仳离!受不了攻击皈依空门

  

发布日期:2018-12-15
【字体:打印

原题目:拍戏没时间有身,老公跟她仳离!受不了攻击皈依空门

她是首位登上《时代周刊》的华人艺人;四届金鸡奖,三届金凤凰奖,三届小百花奖影后,她就是潘虹。

潘虹,原名刘蓉华,地隧道道的上海人,身世庞大,听说有俄罗斯血统。

十岁那年,父亲被错划为右派,服安息药自杀了。母亲却因要“划清界线”不能去火葬场看父亲最后一眼。她独自一人带着衣物去火葬场认领父亲,接应她的人告诉她:“爸爸一只脚光着。”

接着说:“回去不要告诉你妈妈,你爸爸的一个耳朵被撕下来一泰半,挂在脸上呢。”

潘虹接受采访时说,“他的死,使我一下子逾越了时代,逾越了年事,甚至逾越了痛苦。也就在那一刻,我彻底失去了我的童年。”

一个遭受白眼的二类右派的女儿,一个十岁就失去父亲肩膀的潘虹这样说:从十岁起,我就知道,我的顽强是我唯一的依赖。

提及来,潘虹进演艺圈也是祖师爷赏饭。

被上海戏剧学院的演出系选中,是由于主考先生看上了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,其时那位先生告诉潘虹,说她的眼睛清亮而有神韵,似乎会语言那样的看起来很有戏。

从上海戏剧学院结业以后,她熟悉了自己的前夫米家山。

用她自己的话说:“米家山比我大七八岁,他算是个高干子弟,无论在年事上照旧成熟度上,我都似乎找到了半个父亲,他给我的感受更像兄长加父亲。”

婚后,潘红在米家山的建议下,把“红”改为了“虹”,米家山的这一行为,让潘虹恍若新生。

米家山原来只是一名美工,为了追求潘虹,为了在事业上资助潘虹,还特意去北京影戏学院学习了导演系。米家山悟性很高,短短几年就成为了一名导演。

婚后,依附自己的起劲,她接连拍了好几部电视剧,其中一部《苦恼人的笑》,让潘虹受邀到场戛纳影戏节的展映,由此成名。

可是,潘虹被传出与该片的导演有绯闻,杨延晋的妻子洪融,几度威胁潘虹要让她身败名裂,被视为“圈外人”的她也受到了厂里的严肃品评,伉俪二人只好脱离上影厂。

随后,潘虹在《杜十娘》中饰演的一位虽沦落风尘,却出淤泥而不染的青楼女子,让她获得了演艺生涯中的一个转折,这是潘虹第一个回声热烈的悲剧形象。

今后,潘虹被称为80年月的“悲剧女皇”,在悲剧戏路上大步向前,她在多部影片中塑造的悲剧形象令人时隔多年仍念念不忘,她的精彩演出已经被观众所公认。

依附热潮的演技,主演了《寒夜》 、《人到中年》、《末代皇后》、《井》、《最后的贵族》(这部影戏原本是想找林青霞来演女主角的,但其时两岸关系重要,以是林青霞弃演)等悲剧角色。

其中,《末代皇后》中的婉容和《井》中最后自杀的女工程师徐丽莎一角,使潘虹名气大涨。

然而,长得漂亮的潘虹也不是一起顺风顺水的,在饰演《人到中年》里的眼科医生陆文婷时,由于她的漂亮太醒目,原著作者十分不看好,曾劈面对她说“你太漂亮了,不是我心目中的陆文婷”。

可是,潘虹绝不气馁,为了演好这个角色,隔离了一切社交运动,去往四川医学院体验生涯,整天和医生查房、看手术、和病人谈话,也在医院的抢救室心惊肉跳地眼见了更多殒命。

影片上映之后,她的起劲没有白费,立即引起了庞大的惊动,这部影戏也让她成为了耀眼的明星。

由于潘虹昔时正值演绎事业的上升期,盼望乐成的她,险些将所有精神投入到自己的事情上,八年婚姻生涯里,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只有380天。

聚少离多成为仳离的导火索,情感亮起了红灯,八年婚姻就此竣事。

在仳离后的日子里,潘虹把所有的精神都投入到了演绎事业里,险些整年住在剧组里,《股疯》、《少年黄飞鸿》、《红粉世家》、《双面胶》等都是她的代表作,特殊是《双面胶》中的婆婆形象,入木三分,让她斩获了无数婆婆的电视剧参演时机。

惋惜的是,仳离之前潘虹没有生孩子,仳离以后她也一直只身,她说,“已经有过一次铭肌镂骨的恋爱,足够了”。

已经由去的80年月,是潘虹的年月,可谓风景无限。现在的她,已经皈依空门,并食斋多年,眉梢眼角都是灰尘落定的从容。

没有玫瑰从不凋零,我们只需记着她漂亮绽放的刹那。

喜欢阿美文章的仙女们请为阿美点赞呀,拿着仙女们的赞去找主编大人要鸡腿了。

责任编辑:

【纠错】责任编辑:杜戏龙

官方微信

官方微博

网站地图  |   法律声明  |   友情链接  |   常见问题  |  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  赣ICP备189398号-4

京公网安备 1101020270号